富士康挂条幅挽留员工过年加班,是套路还是病急乱投医?

寒冬已至,年关也日渐迫近,古代的时候,老百姓之所以把“年”当做一个关卡来对待,正在于讨债的、寻仇的,嗷嗷待哺的孩子们,都会在春节期间让成年人倍感压力,与古代百姓相似的,还有电子制造业,在如此劳动密集的行业中,人力资源成为关键的运营资本,而年关前后,这种资源会变成稀缺品,以至于影响整个产业格局。寒冬已至,年关也日渐迫近,古代的时候,老百姓之所以把“年”当做一个关卡来对待,正在于讨债的、寻仇的,嗷嗷待哺的孩子们,都会在春节期间让成年人倍感压力,与古代百姓相似的,还有电子制造业,在如此劳动密集的行业中,人力资源成为关键的运营资本,而年关前后,这种资源会变成稀缺品,以至于影响整个产业格局。据非权威媒体报道,富士康某厂区拉出条幅挽留员工,上书:同志别走,加班还有,即将过大年,留下挣大钱。如此标语非常接地气,普通员工应该能读懂,但于寒冷冬日却显得单薄,更添一份凄凉。相信郭台铭本人也不敢指望如此条幅真能挽留下员工,把它挂出来,一是向现有的员工表示感激,二是向社会、向客户表达自己的无奈,不指望他们冬日送温暖,最起码也不要再来“落井下石”,事实上,因为神秘,富士康已经遭遇太多“不公正”的评价了。

话题回到这道横幅,相信不了解富士康的人,很难全面理解“同志别走,加班还有”的深意,毕竟,在写字楼白领看来,加班意味着压榨,意味着采用高强度劳动逼着员工离职,在他们的意识里,条幅表述于基本逻辑上都走不通,此外,于现代社会找工作,一直都是比较困难的事儿,富士康却经常招聘不到足够的员工,这也会使得很多人好奇:流水线工作究竟是怎样的状态,何以要花如此心思来挽留员工呢?

加班文化,一种神秘又现实的经营手段

众所周知,制造业的生存状况基本取决于客户的订单数量,而客户订单又受市场、竞争对手、消费者喜好、法律制度等多重因素影响,所以,一般来说,制造业的订单都是不稳定的,也总是不可预测的,正如再厉害的分析师估计也无法预测到iphone会在中国、德国遭遇“禁售”的讨论,类似因素都会影响最终的订单总量,于是,富士康要始终保持一个“金箍棒式”的生产车间:订单充盈时,车间要扩大,基础员工数量要增加;订单下降时,车间要缩小,基础员工数量要减小,而员工又是活生生的人,任谁也不能“召之即来、挥之即去”,企业始终要采用一种合理、合法的手段来管理着上百万的员工,加班费正是一种比较好用的调节工具,道理也并不深奥:

制造业的基础薪资都是比较低廉的,正如一些销售岗位经常是没有基础薪资的,全靠绩效提成。作为全球500强企业,富士康的基础薪资虽然远远高于当地最低薪资标准,完全守法,但新一代员工没有办法只靠“底薪”生活下去,所以,与其说基层员工迷恋加班,倒不如说,只是迫于生存压力迷恋加班费罢了。在订单充足的时候,员工常常能拿到可观的加班费,特别是在每年10月份,正值iphone出货高峰期,法定节假日又多,员工的收入常常会达到全年收入的巅峰,而为了达成客户目标,富士康还经常性地给予额外的奖励,以稳定军心,众志成城地克服困难;前不久,新 iphone订单下滑,车间要变小,加班时数降低,很多员工挣不到足够的加班费,只能抱着出去“闯一闯”的态度离开,而这也符合经营管理者的要求,毕竟,闲置的员工不仅会占用大量的成本,更会因“无所事事”而引发安全问题,适时地分流员工,虽然痛苦,但必须快速执行。

如今年关将至,富士康又要面临一年一度的用工荒,一方面,苹果客户刚刚过完圣诞节,整个产业链精神面貌焕然一新,订单上涨,而另一方面,背井离乡的打工者希望赶回老家过年,两相对比之下,自然会出现大面积的用工荒。面对如此困难,郭台铭肯定不会拒绝客户的订单,他们能做的就是想办法挽留员工,其中,最直接的手段就是“给钱”,事实上,为了搞定春节期间的订单,富士康不仅会全额支付加班费,甚至在特殊时刻给予物质和精神上的鼓励,比如设立开工奖,或者直接给“除夕夜上班“的人准备年夜饭,再发个500块的红包等等。相信这个条幅只是第一步,随后郭台铭势必会有更多琳琅满目的手段。

面对困难,制造业需要想尽一切办法

如前文所述,如此条幅在寒冬中会显得单薄,更添一丝悲凉,郭台铭也绝不会指望一个条幅能真正留住员工,但他们需要向社会表达自己正在努力,我们也可以称之为“面对困难时的决心和仪式感”,况且,相比于中国大陆,台湾人更重视各种各样的仪式感,每逢黄道吉日,郭台铭就会带着高管团队祭拜,非常虔诚,最重要的表现之一就是,他们愿意为此付出巨大的金钱,比如打造一个纯金的财神像以供祈祷,修建环境优美的花园作为祭祀场地等等,大概是八九年前,那个诡异的坠楼事件之后,郭台铭曾专门聘请五台山僧人做法事儿,希望能保佑员工平安。相信很多人都记得,有一段时间,富士康的车间大楼都穿上了“裙子”,这是为了防止员工跳楼而专门安装的,普通人看到如此举动,想必会从笑出声音来,从心底认为有些荒唐和奇葩,但问题在于,“防跳网”需要大量的钢材,郭台铭曾把各地的钢材市场搞得洛阳纸贵,普通人觉得荒唐奇葩,但也绝没有本事完成这样的事情。

笔者认为,富土康之所以需要做一些普通人看似高调或奇葩的事儿,正体现了一种宝贵的态度:他们愿意尝试一切办法,不惜一切代价来达到目标。如此的行事风格也来源于制造业本身的特色文化,面对来势汹汹的订单,或者严苛的品质要求,富士康的第一反映绝对不是“拒绝订单”或者“讨论降低标准”的事儿,而是硬着头皮把订单或任务接下来,然后,再此基础上想尽一切办法,达到要求、满足出货,经年累月之下,才有如此规模。

抛开条幅,由小见大,笔者觉得富士康能有如此成绩,肯定有自己的独到之处:总裁郭台铭可以同李总理、特朗普和地方省长们直接对话,和马云、孙正义称兄道弟,高管团队也是制造业的老兵,教授、博士、mba一大堆,同时,他们又能给普通人提供大量的工作岗位。总之,经营企业就好像在大海上行船,如果船只稳如泰山,就不会害怕风浪,反之,则会倾覆翻船。富士康作为一个巨头企业,向来有实力克服经营中的困难,拉一根可爱的条幅,或许只是其面对困难的仪式感而已。

搜索

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