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振超:与门机桥吊相依为命20年

这些都是兼职。树当代产业工人的形象。大家把我树为典型,我就是一个旗手,但我举旗不能自顾自往前走,不管后面有别国人跟;我还是要根在港口,魂在码头。这些都是兼职。

树当代产业工人的形象。大家把我树为典型,我就是一个旗手,但我举旗不能自顾自往前走,不管后面有别国人跟;我还是要根在港口,魂在码头。

  前湾集装箱码头有限责任公司工程技术部固机队经理许振超说,每次外出回来到码头看看工友还有和我相依为命20年的门机和桥吊很幸福,出差在外时真有些想这些老家伙。

自2004年被树为新时期产业工人典型,各种学习许振超先进事迹的报告会和座谈会在全国各地纷纷举行,许振超的名字更是传遍了大江南北。但7年时间过去了,许振超照样那样朴实无华,用功好学、持续创新仍是他最大的人生探索。

  

记者去年12月22日上午到许振超工作的码头采访。今年62岁、头发花白的许振超正在轮胎式龙门吊现场爬上爬下,查看机器运行情况并时不时与工友交流。我后天要出去开会,所以抓紧时间再到现场来看看。他说。

除了和工友交心、保证安全生产,许振超心思都放在了如何让工友工作环境更舒服、提高生产效率上。以前龙门吊都是烧柴油,既蹧蹋又污染环境,噪声还大。

  偶然黑烟熏上来呛到扶梯上的工友,气喘不上来都可能让人掉下去,很不安全。许振超说。

这件心事在许振超心里揣了十几年,即使成名后,他照样惦记着这件事。2004年,在港口的支持下,成立了以许振超为主的龙门吊油改电专题攻关小组。

  历时三年,振超团队终于攻下了世界港口共同面对的难题,让龙门吊从吃油改吃电。

期间,我们差点走进了死胡同,老想着高、精、尖技术,遥控什么之类的都想过。最终从飞机空中加油上得到启发,发现最简单的方法其实就是最好的方法。2007年,我们完成了集装箱轮胎式龙门吊的油改电,随后新加坡、澳大利亚、英国和西欧的码头都纷纷效仿这一做法。

  许振超告诉记者。

记者在现场看到,二十五六米高的门吊通过滑触线上的电力来回工作。现场别国柴油机燃烧后的滚滚黑烟,也别国往返各个堆场的插拔线工人。

现在许振超心里又有了一件心事,但目前还是保密的技术创新,将使生产效率提升10%以上。他希望今年这项创新能在政府部门的支持下尽快立项,将科技创新转化为生产力。

作为金牌工人,许振超还特地重视传帮带。

  振超团队从过去的250余人已强壮到现在的800余人,他带出来的高级职称工人59人,中级职称工人165人,高级技师9人,技师98人

现在国家还设了许振超技能大师工作室,这给了我们一个互相交流、探讨技术难题的平台。今年我准备再购买一台桥吊模拟器放在工作室,让大家在这里练技术,熟悉先进设备。许振超指着工作室报刊栏里的杂志说,这些都是科学家看的书。

  我们工人看看很有好处,我们现在缺的就是这个。

采访快终了时,有人问许振超的工友刘京俊:你们许队现在都是人大常委了,开什么车?刘京俊说,还是公司奖励的那辆车。

那有司机了吧?刘京俊笑着答道,有司机包班来不及吃饭,许队就送他们去食堂;加班赶不上班车,他就送回家;取送维修零件时,他就开车去。其实,他别国司机,而他是我们的司机。

  

?
移动版:许振超:与门机桥吊相依为命20年